首页 > 信息公开 > 政务信息

《临汾政务信息》2018增刊005

2018-03-23    浏览:


临汾市关于学前教育监管的难点及整改建议

 

实现“幼有所育”是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保障和改善民生的重要内容之一。近年来,我市不断加大对学前教育的投入,但在学前教育监管方面还存在一些问题。

一、学前教育监管的难点

(一)部分幼儿园办园行为不科学、课程设置不规范。存有小学化和兴趣班现象,一些幼儿园提前开设小学教学内容,提前为小学教育做准备,幼儿教育急功近利问题突出,治理难度大。

(二)幼儿园乱收费现象时有发生。不少私立幼儿园在收取教育费同时,以开办美术、舞蹈等兴趣班为名另收费用,有的还自立项目收取特色教育费。私立幼儿园有自主定价权,园与园之间的收费标准相差较大。

(三)无证园监管难度大。学前教育资源匮乏,公办幼儿园数量不足,普惠幼儿园缺乏,致使民办幼儿园出现大量无证园,截止201712月底,我市有217所无证园。无证园在师资、园舍等方面都达不到办园条件,存在较大安全隐患。

(四)幼儿教师队伍良莠不齐,虐童现象时有发生。幼儿园虽安装了监控设备,但虐童事件还是屡禁不止,这与教师素质有直接关联,但对于这一内在品质,监管尚显无力。

二、加强对学前教育监管的意见建议

(一)建立学前教育监管主体多元化的共治格局。进一步发挥民间社会组织在社会管理中的积极作用,建立健全多元主体共治的学前教育治理格局,使得社会各界都能参与学前教育的监管。多元监管主体能够对学前教育组织的办学水平及时进行全面衡量,一方面可以提升监管效率和专业水平,另一方面也可以避免政府陷入公信困境,解决政府监管能力不足的问题。由于我国教育行业仅在近年来才逐步向社会资本开放,相关行业组织的发展和成长相对不足。因此,应当加大对教育领域社会组织的扶持,着力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学前教育治理格局。除发挥政府教育行政部门的主体作用之外,还要组建学前教育行业协会等社会组织,积极发挥第三方的监督作用。学前教育组织申请办学需要经政府教育行政部门批准,而对学前教育组织的办学质量的认证、考核等监管事务,应主要由幼儿教育协会等行业组织进行。不同的教育组织可根据自身需要,选择某行业组织进行认证、评估、监管等,到期后还须申请续期。认证、评估、考核内容不仅包括教学场所、教学设施等硬件是否达标,也要关注人际关系、课程、教学、儿童发展评价、健康、教师、领导管理等软性评价指标。此外,家长也要积极参与到幼儿园的管理当中,组成家长委员会,参与监督幼儿园工作。

(二)进一步完善我国学前教育立法。我国虽然早已在国家层面和地方层面上开展学前教育的法治建设,但目前的立法还只是停留在规章制度层面,层级最高的文件也仅为国务院2010年出台的《国务院关于当前发展学前教育的若干意见》。迄今为止,我们还没有一部专门针对学前教育的立法,在事前的审批、事中的监管和事后的问责上均存在法律空白,必须在制度层面通过完善教育立法来解决幼儿园监管难度大这一问题。

(三)政府须加大投入,充实学前教育资源。要让监管有效,市场机制发挥作用,必须有充足的学前教育资源。首先要加大学前教育投入,相对于高等教育和高中教育来说,学前教育整体经费投入偏低,保障力度不够,政府要优化教育支出结构,增加对学前教育投入,需要解决两方面问题。一方面,如何明确政府对学前教育的投入责任。目前,主要是靠推进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要求各地政府部门增加投入,但由于学前教育的显示度不强,地方政府投入学前教育的积极性远低于非义务的高中教育以及高等教育,而且对学前教育诸如场地面积、建筑环境、教学设施等“硬件”上的重视超过了对师资建设、课程建设、教育品质等“软件”上的重视。政府要切实加大对学前教育软硬件的投入,扩大幼儿园数量与规模。

另一方面,一要解决学前教育师资缺乏的问题。加大幼儿教师的培养力度,国家应当给承担培养幼师的高校以专门的政策支持,对幼师专业学生在报考和就业方面应加大政策倾斜力度,吸引优秀高中毕业生选报学前教育专业,从而快速有效地稳定幼师队伍,减少幼师缺口。

二要重视关怀幼儿教师。我国幼师工资目前普遍偏低,社会对幼师尊重不够,对幼师关怀也不到位。政府除加强监管外,还要利用一切资源改善幼儿教育的硬件、软件,为幼儿的成长和幼师的发展创造“双利”环境。教育主管部门和幼教机构应当关怀幼师,要尽可能为幼师创造宽松、愉快的工作环境,缓解幼师的心理压力,提升幼师的职业荣誉感和幸福感。业务上,为不同层次幼师成长提供不同的专业支持;生活上,提高幼师薪酬待遇、多嘘寒问暖。让幼师们感觉到从事这个行业不仅是谋生,更重要的是向社会提供服务,并从中实现个人价值。

三要加强幼师职业道德教育。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一个人遇到好老师是人生的幸运,一个学校拥有好老师是学校的光荣,一个民族源源不断涌现出一批又一批好老师则是民族的希望”。我们迫切需要培养一批有理想信念、道德情操、扎实学识、仁爱之心的好老师。幼师作为孩子的第一位启蒙老师,其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可能在潜移默化中影响孩子。幼师的才能可以慢慢来培养,而品德出了问题则是灾难性的。为此,在加大幼师队伍数量建设的同时,不可放松对幼师质量特别是职业道德的培育。对于培养幼师的高校来说,要以立德树人为根本任务,“两手”抓好学生的人格修养和学识修养,引导学前教育专业学生以德立身、以德立学、以德施教,让每一个走出校门的幼师都真正成为“爱的化身”,从而在根本上杜绝虐童事件的发生。

(四)设置合理的审批门槛

对幼儿园建设,我国目前的审批标准特别强调如校舍面积、师资规模、教学设施等外在条件,要求校舍面积必须达到多少,教师与幼儿数量比是多少,要有怎样的卫生设施等,大资本投入很容易满足这些外在条件,但一些有教育理想而经济实力有限的资本,却很难满足这些硬件要求。表面上看,高硬件要求可以保障幼儿园规范办园,但过高的审批门槛阻挡住了其他办园力量,只是有利于大资本快速扩张,最终使大资本办园缺乏竞争,具体的教育教学质量反而无法得到有效保障。政府可采用宽审严管的方式,在办园审批门槛上给予通行,让市场充分竞争,通过优胜劣汰,用市场的手去清理不合格的、不具备竞争力的机构。

(五)建立动态监管体系。一是实行备案制。政府对幼儿园的办园监管,不能局限在前置审批,而应该集中在安全、卫生和孩子的人身权利保护上。以幼托为例,非幼儿园的幼托机构的审批,属于非营利性的,可以实行事业单位或民办非企业注册,属于营利性质的,可以实行工商注册。在注册时,提供0到2岁的幼托服务的,由卫生部门发放卫生许可证,再进行工商注册,或事业单位注册;提供23岁幼儿托育服务的,则在注册之后,实行向教育部门备案制,即每招一批幼儿,均需向教育部门备案,由教育部门对其提供指导。这种备案制,一方面可以降低准入门槛,将所有机构都纳入监管,另一方面可以由教育部门掌握机构的运行情况,实施风险保证金制度(避免机构收取学费后卷款而逃、倒闭等)等配套管理制度。二是建立联动监管机制。建立信息公开制度,要求向社会公示收费、成本等相关信息,主动接受社会监督。对办园行为不科学、课程设置不规范、存有小学化和兴趣班现象的幼儿园给予严重警告,严重者取消办园资格。三是人防技防相结合。在建设幼儿园时按照要求建立起安全监控,实行人防与技防相结合。随着监控技术不断由传统本地视频向网络化发展,采用视频监控系统已成为许多校园监控视频化管理的新趋势。对于家长而言,通过平台实时查看孩子在校园的表现,可以更为客观地了解孩子的日常活动。特别是随着二孩政策的开放,幼儿的数量将会越来越多,在这种情况下,校园互联网视频建设将更为迫切。(市教育局)

责任编辑:刘小伟  张  甜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主办:山西省临汾市人民政府 © 版权所有 2017

承办:临汾市人民政府办公厅  联系电话:0357-2091715

建设管理:临汾市政府电子政务中心

晋ICP备05003731号  网站标识码:1410000039

晋公网安备 141000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