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息公开 > 政务信息

《临汾政务信息》2017增刊086

2017-11-09    浏览:

   关于以水保生态工程建设促进流域内贫困群众脱贫的思考与建议


   水土流失不仅导致生态恶化,更是贫困地区广大群众长期贫困的重要原因,是众多贫困县的“穷根”。近年来,我市不断加快水土流失治理步伐,在重点区域实施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水保生态建设行动,综合治理的多元效应逐渐显现。然而,当前水土保持工作在诸多方面仍显不足,在现代水保生态建设与脱贫攻坚紧密结合方面存在很多问题、面临很多难题。为探讨如何通过实施水保项目,在防治水土流失的同时改变贫困村基础设施条件和面貌,使贫困地区群众直接受益,有力促进脱贫攻坚,本文以国家级贫困县隰县阳头升乡贺家峪村所属贺家峪小流域为例,对水土保持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进行分析,对当前全市水保工作存在的问题进行思考。

   一、贺家峪小流域基本情况

   (一)流域基本情况和治理措施

   贺家峪村所属贺家峪小流域,属典型的黄土残垣沟壑区,流域总面积25.14平方公里,多年平均侵蚀模数为10300吨/平方公里,流域内沟壑面积占总面积的81%,土壤主要以褐土、黄绵土和草甸土为主,是全市水土流失最严重的地区。流域主要以水力侵蚀为主,伴有少量的重力侵蚀。水土流失面积20.37平方公里,占总面积的81%,整体属中度侵蚀区,其中轻度侵蚀面积4.7平方公里,占18.69%。2014年之前,流域内已完成水保治理面积268.82公顷。

   流域内贺家峪有1个行政村,6个自然村,共有298户,1051口人,其中贫困人口141户,414口人。现有耕地面积446.33公顷,人均耕地0.42公顷,其中贫困人口耕地187.6公顷,人均耕地0.45公顷。截至2015年底,贺家峪社会经济总产值478.3万元,人均产值4550元,贫困人口人均产值3787元,贫困人口人均纯收入4462元(包括政府对贫困人口的补贴,劳动人均收入为3787元)。在总产值中,农业产值251.56万元,林业产值64.34万元,牧业产值12万元,副业产值150.4万元。

   近年来,该县大力开展实施以小流域为单元的垣、坡、沟道的水土流失综合治理工程,累计投资1305万元实施小流域综合治理项目、坝滩联治项目、农业综合开发水土保持项目等一批水保重点工程,流域内累积治理面积达1619.1公顷,治理度达到79.5%,实施的淤地坝工程和淤地坝除险加固工程,确保了下游农田不受洪涝灾害威胁,同时配合坝滩联合整治工程在上游库区新形成肥力极高的坝地,有效减少了水土流失;林草覆盖率森林覆盖率由11.3%提高到36.6%。水保林、经济林共同组成流域生态防护网,生态效益显著;封山育林区域乔灌木虽然没有新增,但人为水土流失明显减少,依靠自然恢复,未出现大范围新的水土流失。

   (二)发挥效益情况

   1.土地利用结构变化

   项目实施前后,贺家峪小流域土地结构发生明显变化。

   (1)耕地面积由23.56%减少到18.55%,流域内玉米平均亩产由项目实施前的567斤/亩增加到项目实施后757斤/亩,小型机械普及率达到95%,土壤肥力和耕种条件改善明显;

   (2)经果林面积由8.05%提高到10.75%,栽植树种由酥梨、核桃转变为玉露香梨、红富士苹果、优质核桃,优化显著;

   (3)乔木林面积由3.29%提高到25.8%,油松、刺槐、五角枫等乔木与山桃、荆条、皂角、连翘等灌木组成乔灌混交林,各树种搭配协调,达到生态景观工程效果;

   (4)荒草地面积由57.9%下降到37.7%,同时对现有草地面积的71%实施封禁,杜绝人为破坏,提高了草地自然生态修复能力。

   2.农业产业结构变化

   流域内畜牧业未形成产业规模,在不考虑牧业的情况下,流域内现有措施完全发挥效益后,农、林、副业产值比例将由49.9%、18.91%、31.16%调整为18.7%、70.2%、11.1%。人均纯收入将由4550.52元提高到12920元,贫困人口人均收入将由3787.20元提高到12157元,贫困人口可实现全部稳定脱贫。

   3.农业生产条件和土地生产率变化

   通过实施水保项目,流域内农业生产条件得到明显改善,特别是水平梯田和配套生产道路的建设,改变了大部分农户以往传统小农耕作、手工劳作的面貌,现代化小型农业生产机械得到普遍使用,基本实现了耕种机械化。同时,流域内土地生产率得到大幅度提升,水平梯田平均亩产580斤,较坡耕地每亩增产250斤左右;经果林亩产无明显变化,但净产值由种植酥梨300元/亩增加到苹果300元/亩、核桃500元/亩、玉露香2300元/亩。

   二、存在的问题

   贺家峪小流域水土流失和水土保持现状是我市沿黄贫困县黄土残垣沟壑区开展流域水土流失综合治理的一个缩影。目前,水利流失综合治理促进脱贫增收工作仍有很多问题需要改进。

   (一)受水保投资限制,水土流失治理度较高,但措施配置上与群众迫切需求有一定差距。以贺家峪小流域为例,在实施了各项水土保持项目后,水土流失治理度达到79.5%,但群众生产生活密切相关的配套措施较少,水保措施配置不全面,影响效益发挥;同时各类措施实施以控制水土流失为目的,短期内无法满足群众对生产生活条件提质增效的迫切需求。

   (二)水保生态效益见效快、成效显著,但经济效益见效慢,稳定发挥效益周期长,效益全部发挥前影响群众收入。表现在:水保各项措施全部发挥效益所需时间不同,但整体周期较长;部分水保林、经济林在原坡耕地实施,减少了群众耕地面积。

   (三)流域内耕种作物单一,玉米种植占到耕地总面积的91.6%,且化肥、农药使用较多,秸秆利用率低,农业种植多元化尚未形成;封山育林有效遏制了散养畜牧对植被的破坏,但流域内圈养畜牧业未形成规模,没有畜禽养殖合作社和牧料饲草种植加工,流域内圈养畜牧业发展迟滞。

   (四)缺乏水保生态补偿机制,后期管护缺位直接影响治理效益发挥。对水平梯田地埂、生产道路、排洪渠、苗木补植补栽、幼林抚育、成林管护等多方面缺少管护资金和相应管护制度,对坡耕地改经济林、坡耕地改水保林等方面缺乏水保生态补偿机制,存在水土流失反复的潜在风险。

   三、启示与建议

   (一)加强部门间协作配合,统筹各部门技术力量和项目资金,集中连片开展小流域水保生态综合治理。以大宁、隰县吕梁山区小流域生态恢复试点为契机,加强部门间分工协作配合,充分发挥各部门在流域治理中的优势,通过全面规划,综合治理、集中治理、连续治理,统筹布置农业耕作措施、林草措施与工程措施,做到部门与部门、措施和措施间互相协调、互相配合,形成综合防治措施体系、建立起稳定脱贫致富长效机制。

   (二)以扶贫攻坚造林专业合作社为参考,研究水利水保部门扶持和发展扶贫攻坚水保生态合作社的可行性。对水保工程中群众可参与并可获得直接工资性收入的施工环节进行梳理,研究和探索引导扶贫攻坚水保生态合作社运行的相关体制机制,制定与之配套的相关政策,最大限度的增加贫困人口直接工资性收入,保障项目实施后效益出现前群众获得稳定收入,达到生态扶贫、精准脱贫的目标。

   (三)建立统一的耕地、林地后期管护和工程类措施的维修养护等方面的生态补偿机制,进一步加大对贫困地区的水保投资力度,使水土保持措施配置与群众需求迫切紧密结合,确保效益的持续、稳定发挥。(市水利局)


责任编辑:刘小伟  王雅娴

  

主办:山西省临汾市人民政府 © 版权所有 2017

承办:临汾市人民政府办公厅

建设管理:临汾市政府电子政务中心

晋ICP备05003731号  网站标识码:1410000039

晋公网安备 141000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