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访谈直播

    听证发布

    立足新的定位 肩负新的使命 谋求新的发展——全国国土资源工作会议代表发言摘录

    点击:   时间:2015-12-05

      报告站位高、接底气

      本次会议,让代表们感到耳目一新的不仅是会风的改变,还有姜大明部长的“施政纲领”——工作报告的突出变化和诸多亮点。报告站位高,接“底气”,思路清晰,语言朴实,让代表们直呼“解渴”、“过瘾”。

      河南省国土资源厅厅长盛国民:报告很接“底气”,对耕地保护、节约集约利用、维护群众权益空前重视。新时期,国土资源管理工作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报告及时明确了我们下一步的工作目标和工作方式、方法。

      湖北省国土资源厅厅长孙亚:坚持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坚持最严格的节约用地制度、积极稳妥地推进土地改革,这3点要求为国土资源工作指明了方向,将土地管理工作提到了一个政治高度,可谓高、准、深。

      国土资源部耕地保护司司长严之尧:报告内容实在具体,使国土资源工作的地位更加明确,是对中央精神的一次深度解读,更是今后各地做好国土资源工作的行动指南。

      国土资源部人事司司长张陟:国家和党中央对国土资源工作高度重视,要求之明确、用词之严厉都是前所未有的。此次会议是一次务实的会议,工作作风有了很大转变,报告没有大话、空话,脉络清晰,重点明确。

      新疆国土资源厅党组书记、副厅长何深伟:报告事实求是,抓手明确,指明了今后国土资源工作的重点和应达到的效果,具有很强的指导性、针对性、可操作性。

      河北省国土资源厅厅长张绍廉:报告站位高,但语言朴实,说得都是心里话,句句入耳,思想性、方向性、前瞻性很强,起到了解疑释惑的作用。报告总结成绩简明扼要,查找问题全面透彻,在指出国土资源管理工作不足方面毫不留情。

      贵州省国土资源厅厅长朱立军:国家已经意识到,粗放式发展是不可持续的。报告呈现3个特点:一是准,准确把握理解中央领导讲话精神的实质,工作定位准,看问题也很准;二是新,对工作提出的要求新,文风也新;三是实,讲问题不避重就轻,还特别强调了落实。

      海南省国土环境资源厅厅长陈健春:今后,我们将按照会议精神,在考虑问题、安排工作时,改变过去单纯从业务角度出发的做法,从战略高度、以全局利益为立足点进行权衡。

      江西省国土资源厅厅长刘定明:2013年,国土资源工作对我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做出了一定的贡献,这一点毋庸置疑,也很了不起。此次会议对去年国土资源工作的总结非常精炼到位,准确客观地反映了国土资源系统的工作成绩,并进一步明确了的今后的工作方向、原则、要求和基本任务。姜部长的讲话对下一步工作具有很强的指导意义,我们应在彻底理解的基础上,将其贯穿到具体工作中。

      吉林省国土资源厅厅长周力:报告部署了2014年的重点工作,强调了严格耕地保护、节约集约用地、推进制度改革和推进维护群众权益4个方面,与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和最近召开的一系列会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以及近期党中央领导的讲话精神高度一致,不仅内容全面、重点突出,而且思路清晰、主次分明,有很强的理论性和指导性。在语言表述上,报告运用了大量事实、大量口语,简单形象地描述了国土资源工作的现状、存在的问题和需要强化的内容,用朴实的语言表达了深刻的内涵。总的来说,听了这份报告后,我们深受鼓舞,信心倍增,回去以后要抓紧向省委省政府汇报,抓紧向各级国土资源部门传达,坚决抓好落实。

      国土资源部执法监察局局长李建勤:报告是一个讲思路、讲方法的报告。我认为2013年国土资源工作有两大特点:一是继承与发展,在基层中应该是一张好的蓝图绘到底、一场接着一场干;二是将维护群众权益摆在比较重要的位置,就执法工作而言,原来更多是查违法违规,现在则要把注意力放在维护群众权益上。

      湖南省国土资源厅厅长方先知:今年的国土资源工作改革任务重,发展任务重,此次会议对工作现状进行了全面介绍,并认真分析了目前的形势。姜部长的报告抓住了如今国土资源工作的根本和要害。例如,不动产的统一登记和自然资源所有权属的统一管理,这就是从源头上抓住了资源管理的根本和关键,是资源管理的重大突破。

      广东省国土资源厅巡视员沈绍梅:姜部长对国土资源工作在大局的3个定位,即“尽职尽责保护好国土资源,节约集约利用好国土资源,尽心尽力维护好群众权益”很精准,而且环环相扣,梳理出了大方向。

      辽宁省国土资源厅厅长季风岚:中央主要领导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对国土资源工作进行了如此集中的论述,很多语言都是之前没有听到过的。这种前所未有的重视,在新的背景新的形势下,为做好国土资源工作提供了非常好的条件。

      工作方向明,信心足

      思路清方向明。只有梳理问题准,改革措施实,发展思路清,努力方向明,才能善做善成,无往不胜。代表们对做好今后的国土资源工作充满了信心了,纷纷表示要用于改革,敢于担当,不辱使命,并就如何紧紧围绕国土资源工作在大局中的定位,不断提高资源保障和管理服务水平提出了真知灼见。

      河南省国土资源厅厅长盛国民:耕地保护是重中之重,数量与质量是有机整体,必须走节约集约之路。国土资源工作的定位涉及国家长治久安,事关社会发展稳定大局,必须坚守“底线”搞改革,解放思想搞改革,客观公正搞改革。要在“底线”不能破、管制用途不能破的前提下,推行先行先试。

      河北省国土资源厅厅长张绍廉:建议将工矿废弃地利用试点的条件和范围逐步扩大,继续坚持增减挂钩,适当加大个别试点的改革步伐。

      当前省级以下国土资源部门上面管班子、下面管人员编制和经费的“半垂直”体制弊端很多,难以实现权责一致;干部逐渐边缘化,交流又开展不起来。建议对国土资源管理体制进行调研,拿出一个切实可行的解决办法。

      宁夏国土资源厅厅长王政:建议深化改革,简政放权,实事求是地实行占用耕地补偿制度,务实研究管理体制问题,立足长远开展土地整治,用经济手段深化土地节约集约,深化矿政制度改革,强化约谈机制。

      江苏省国土资源厅李侃桢:保护资源是我们的首要任务,节约集约是我们的大旗,维护权益是我们的目的。要强化国土资源工作共同机制,生态文明建设中涉及面最多的是国土资源部门,但牵头单位却是其他部门,这不利于我们开展相关工作。

      海南省国土环境资源厅厅长陈健春:此次会议明确提出了4项任务,即严防死守耕地红线、节约集约用好土地、确保群众利益不受损害以及改革问题,这些都准确反映出了当前国土资源工作的关键点和难点。海南省一直高度重视推进前两项工作,第三项也在落实过程中,最后一项任务还要等部里提出要求。从位置来说,海南省是“山高皇帝远”,希望部领导多多给予关怀指导。

      国土资源部执法监察局局长李建勤:报告提及了诸多2014年的工作思路和方法,战略性部署也比较多。我认为,应关注以下4个重点:一是找准定位,即尽职尽责保护国土资源,节约集约利用国土资源,尽心尽力维护群众权益;二是明确重点,保护资源方面的重点工作是提高占补平衡质量、划定永久基本农田、划定城市发展边界、划定生态保护红线,节约集约利用资源方面的重点工作是严控增量、盘活存量、优化结构、提高效率、综合利用、健全标准;三是抓住改革,2014年工作的关键必将通过改革来带动;四是围绕中心抓落实、学以致用抓落实、形成合力抓落实、建好队伍抓落实。

      联系实际工作,我认为,执法监察局在尽职尽责保护资源方面的职责是遏制违法违规势头、按照党组提出的“发现初始,解决萌芽”要求解决问题;了解节约集约主要做哪些工作,明确查什么;查处违法占地批少占多、未批先占等行为。

      在深化改革方面,执法部门一要思考2013年的卫片执法监察如何更好地用好变更调查的成果、如何更好地发挥地方的作用、如何协调好部里的积极性和地方的积极性;二要改革执法方式,解决违法违规发现不了、制而不止、查不到位的问题;四要研究如何从现行制度上解决重点工程的违法违规问题等。

      湖北省国土资源厅厅长孙亚:深刻认识土地改革的重要性和艰巨性,守住耕地红线,确保粮食产量,切实维护农民的权利。要围绕工作抓好落实,开创性地开展各项工作,努力在质量、效果、上做文章。

      国土资源部人事司司长张陟:国土资源工作还面临很多困难,需要不断进行创新,不断加强体制机制和法制建设,用法律手段确保各项工作落到实处。

      加强干部教育是一项十分重要的工作,只有不断加强学习,不断提高广大国土资源领导干部的综合素质,才能更好地适应新形势,完成新任务,切实做好国土资源工作,确保“尽职尽责保护国土资源,节约集约利用国土资源,尽心尽力维护群众权益”落到实处。

      四川省国土资源厅厅长杨冬生:要深刻领会积极稳妥推进土地制度改革的重大意义,坚持深化改革的大方向。只有坚持改革,才能解决各种问题。

      新疆国土资源厅党组书记、副厅长何深伟:应该不断加强法律法规建设,尤其是《矿产资源法》、《土地法》的修订,为各地国土资源工作的顺利开展提供法律依据。

      建立健全评价考核指标体系,并将其纳入日常工作,以确保各项规章制度落到实处。

      不断加强干部培训工作,做到不间断、全覆盖。

      云南省国土资源厅副厅长(主持工作)杜筑华:现在,国土资源管理工作面临很多困难。但是,正如姜部长在报告中所说的——过河总要有工具,没船没桥就过不去,就达不到目的地。找到了过河的工具,有了相应的解决办法,就会扭转整个局面。对待问题,要有一个实事求是的态度;寻求办法,也要有一个实事求是的态度。

      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局长李俊夫:此次会议报告中的“三个更加”对广州来讲,有着现实的指导意义。我们只有尽职尽责、尽心尽力把保护资源、节约集约两项工作做好,把农民的权益保护好,没有别的选择。

      国土资源部土地整治中心主任吴海洋:我国待开发的土地集中在西北,其水土资源是不匹配的。法律规定土地的配备质量和数量要相当,但这在现实中是很难实现的,此时占补平衡的重要性就凸显出来了。当然,相关的法律和政策还有待完善,要做到统筹规划。

      国家土地督察局沈阳局局长崔岩:我们的后备资源本身就很有限,如果再大规模开发它们,且不允许其进入占补平衡的数据,那么,我们面临的境地就只能是两头补。我们对这些占地的补偿必须是长期的,才能够减小损害。保发展是指保可持续始发展,保科学发展。

      辽宁省国土资源厅厅长季风岚:应当突出资源的集约节约利用,为民生办实事,特别是保护老百姓的权益。辽宁相对来说处于一个较快速发展的时期,任务很重。辽宁的结构性矛盾比较突出,经济发展重“量”不重“质”,计划经济影响非常严重,与别的省份差距较大。这几年,我们把节约集约放在首位,在土地利用效率上采取了各种各样的措施,虽然客观上有了很大提升,但资源粗放利用问题还是比较突出。下一步,我们的工作重点就是全面实现资源的节约集约利用。

      黑龙江省国土资源厅厅长高志杰:此次会议将对国土系统各级领导干部统一思想,理清思路,明确定位产生重要影响。土地是财富之母,要重视“三保”,将保护放在第一位。土地改革的根本目的是更好地保护群众利益。

      郑州市国土资源局局长刘维德:郑州国土资源局最主要的任务是为地方经济发展提供坚实的用地保障。由于郑州“人多地少”的特征非常明显,人均只有8分耕地,更需要节约集约用好土地资源。2012年11月,国务院正式批复《中原经济区规划》,郑州位居规划的核心增长地带;此外,国务院还批准了郑州航空综合经济实验区规划。如今,这两个发展规划都已上升为国家级的战略规划,这对郑州下一步的经济发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郑州要想把中原发展区尽快地带动起来,要走到前头,就必须提高用地要求。

      郑州人多地少,后备土地资源匮乏,所以我们必须走国土资源部制定的节约集约之路。目前,我们主要是通过拆迁来解决这个问题。提及拆迁,许多人是谈拆迁色变。但在郑州必须要走拆迁,然后再实现集约节约高效利用土地。郑州的拆迁面积相当的惊人,已经达到了1.2亿平方米,但群众不满意的很少,只百分之零点零几。因此,在拆迁过程中一定要把群众的切身利益保护好。和过去相比,郑州的城市面貌有了巨大改善,可见,不拆迁就没有一个新郑州的出现,也就没有发展的空间。

      武汉市国土资源局局长盛洪涛:生态文明建设、不动产和群众权益这三项工作都非常重要。武汉曾经存在开山卖石的现象,现在那些山区都进入了修复阶段,卖石头这种不符合城市发展的行为也早就不复存在了。不动产证明能从制度上和法律上保护被征地农民。农民有了土地证、林业证、房产证,便可以更好地维权,这是从根本上保护农民权益。

      有的产业发展得快,但如果一直是粗放型发展,就会出现问题,这正是国土资源部“尽职尽责做好国土资源,节约集约利用好国土资源,尽心尽力维护好群众权益”所要解决的问题,这不仅是产业转型,而且也是管理方式、管理模式的转型。除了用好土地外,还要制定标准,建立标准体系,提高管理效益,实现精细化管理,这些都是工作中的难点。

      作为行政单位,最大的转型就是行政提效。除此之处,还要在节约集约利用好国土资源方面做大量工作。例如,做好“三旧”改造,开发和利用低能效的土地——除了控制新增土地外,更要考虑高效利用存量地。

      矿政管理弱,需加强

      报告中虽然对地质找矿和矿政管理着墨不如土地管理及改革多,但不表明不重视这几项工作。相反,如何从顶层设计方面入手,采取行之有效的举措,解决“新四化”面临的矿产资源短缺问题,仍是题中要义。

      贵州省国土资源厅厅长朱立军:贵州最大的大局是到2020年实现小康,最大的矛盾是贫穷落后,我们要做到“五个坚持”,即坚持把保障发展作为第一要务、坚持把保护资源作为第一责任、坚持把维护群众权益作为根本目标、坚持把改革创新作为第一动力、坚持把转变作为作为根本要求;要实施好“六大工程”,即资源节约集约利用工程、向山要地工程、百万亩土地整治工程、地质找矿突破工程、地质环境整治工程、一张图信息平台工程。

      贵州是矿业大省,是国家煤炭、磷矿业权的试点省份。2012年,贵州省委、省政府专门下发了《关于深化矿产资源配置体制改革的意见》,从地质找矿、资源配置到综合利用都进行了明确。希望部在矿政改革方面给我们更多指导,支持贵州未利用地和矿山废弃地利用试点工作。

      国土资源部矿产资源储量评审中心主任张大伟:矿产资源是工业的粮食和血液,在国土资源工作定位中,要考虑如何把矿产与土地统一起来。国家现在很注重找矿,但在管矿方面的力度显然不够,重视了进口关忽视了出口关,在储量的动用、核销等环节还没有真正实现监管。会议提出,积极推进以“三率”为核心的矿产资源节约集约利用标准体系建设,同时监管“三率”指标落实。在国内大宗矿产品刚性需求的形势下,必须要加强储量管理,明确储量定位,建立以储量为管制的新的机制。

      国土资源部政策法规司司长王守智:矿政改革要把矿业权作为核心,从节约集约和矿业权管制上加以突破。矿业权出让要改变过去单一行政审批的方式,矿产资源补偿费征收也要改变从价计征的方式,要随行就市。同时,对矿产资源还要实行分级管理,特别加强对战略资源的监管。

      国土资源部地质勘查司司长彭齐鸣:要想把科学发展的理念变成具体措施,政绩观的调整、完善和落实很关键。姜部长的报告中提到的科学发展的问题同样存在于地矿行业,且很多都是隐性的,尽管现在还没有爆发出来,但是若干年后必定会造成巨大损失。例如,一些总结报告完全是关于投资额、工作量等一串串数字的罗列;地质工作片面追求数量和速度,忽视质量。

      地质找矿战略突破行动实施3年来进展不错,今后几年在布局和重点推进上要兼顾各方面因素,不能有资源就上。找矿工作要针对不同地区设定不同要求,地质条件好的地区就全面铺开,不具备条件的地区就慢慢来。青藏是个特殊地区,也是找矿重点地区,我们必须时刻关注和重视那里的生态环境和群众利益。

      国有地勘单位是一个很特殊的群体,在讲群众利益的时候不能将他们抛开。他们承担了国家地质找矿的核心工作,如果他们的利益保障不了的话,整个地勘行业就会受到影响。在改革中,不能伤害这些人的利益和感情,要保护好他们的积极性和权益。

      湖南省国土资源厅厅长方先知:国土资源部门是一个管基础、管长远的部门,不仅要重视责任和任务,还要提高能力、完善手段。在改革中,一是要尽力维护地勘单位的权益,不仅要有感情,还要有政策和办法;二是要完善执法系统,强化执法监察手段,将监察机构作为执法机构保留下来。当前,我们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怎么将国土资源部门的行为变成党委政府的行为。

      同时,宏观调控要考虑企业实际。以煤矿关闭的标准为例,最初一些地方规定关闭3万吨/年以下的煤矿,发现一些煤矿还在改建后,又规定关闭6万吨/年以下的煤矿,最近又变成关闭9万吨/年以下的煤矿。这就造成小煤矿一直在投入、在改造,但最后还是被关闭。

      广东省国土资源厅巡视员沈绍梅:在行政审批改革方面,应将审批权力下放,把监督、监控、监管抓起来,避免头重脚轻,不能“什么都管,但什么也管不住”;同时,简化程序,明确职责,充分发挥基层作用。矿政管理由科学技术工作上升为行政工作的时间不长,而行政法规规范形成过程又很复杂,所以出现很多补丁性文件文件。完全依靠科技人员编制行政规范可能无法到位,完全依靠行政人员来编制又可能脱离实际。因此,矿政审批制度改革创新要遵循3个原则:立足于解放地质找矿生产力,尊重地质找矿规律,要尊重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规律。这样,不管是实行“部控省批”,还是其他模式,都能达到简政放权的目的。

      要尊重地质工作规律,在探矿权空白地不要急于出方案,要完善顶层设计,避免无效劳动,贻误生产和找矿,阻碍生产力的发展。

      找矿突破要坚持改革创新。广东省提出了“有利于找矿突破,有利于技术和资本结合,有利于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有利于地勘单位改革发展”的要求,整合各种资源,通过成立大型矿业公司形成大集团作战的平台,先找矿再处置。

      全面加强国土资源标准体系建设。有些问题通过“八仙过海”是办不成的。建议国土资源部要建立全面的标准体系,为全国国土资源系统创造一个很好的工作环境。

      西藏国土资源厅厅长王峻:西藏国土资源队伍急缺业务干部,截至目前,只有拉萨市完成了国土资源规划,其余6个地市都只列出了大纲。原因有两点:一是由于队伍建设属于属地化管理,业务人员刚刚培养起来就又要轮岗到其他部门;二是对口援藏省市的技术人员高原反应严重,只能收集资料回去编,做出来的规划不符合实际情况。

      要理顺政府、事业单位和中介机构的关系。矿业权中介机构在进行矿产资源储量评估时,往往按照企业要求给出资源量——有时大矿小开(因为企业不愿意办证,把大型矿说成中小型矿),有时小矿大开(增加企业转让矿权的收入)。政府如果不参与评审论证,进行实地考察就无法保证资料的真实度。

      太原市国土资源局局长肖新卯:希望今后的国土资源工作会议能在放开市场、政府尽量少干预方面,在顶层设计上有所明确,便于地方国土资源部门更好地操作。

      山西作为矿业大省,因为采矿造成基本农田被破坏。采矿塌陷区位于基本农田保护区之内,导致基本农田面积减少,基本农田保护也失去了应用的意义。建议在总面积不变的情况下,允许对基本农田作出调整。

      国土资源部咨询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宝才:从国民经济的发展来看,我们需要大做文章。我国铁矿数量非常多,但是在资源的合理利用上还需要努力;铜矿和铝土矿也是如此,储量看上去不小,但由于地质环境、地理环境等种种原因,开发成本很高。相比而言,煤矿和石油资源要更好一些。要解决资源难题,首先要加大找矿力度,其次要节约资源利用,第三要更依赖于我们自己。所以,在矿政方面,我们应当像美国、澳大利亚一样,先把矿找出来,但不用,而是从外国进口。我们必须加强矿产资源管理,必须要有自己的储备。咨询中心作为部党组的参谋和副手,必须要做出有参考价值的课题,提出有价值的建议。

      国土资源部地质环境司司长关凤峻:对地质环境的治理必须舍得投入经费,真下刀子才能解决问题。

      青海省国土资源厅厅长刘山青:青海的矿山环境恢复治理效果很好。过去的煤堆成了农田,水利设施也配套齐全。建议今后在这方面继续加大投入。

      山东省国土资源厅厅长刘俭朴:山东人多地少,资源供应紧张,矿山严重枯竭。目前,枣庄已被列入资源枯竭城市;济宁也接近资源枯竭,且离微山湖较近,塌陷地基本都在农田区。

      武警黄金指挥部副司令员杨永强:指挥部的主要任务是矿调、技术勘查、地质灾害救援和围垦。我们不仅是地质找矿的专业队,还是灾害救援的突击队、维稳力量的预备队。目前,指挥部的三年转型工作主要包括:一是任务的转变,从找金到多金属勘察和地质灾害应急救援;二是部署的转移,西进北上;三是力量的转型,以区矿调为主要力量,多金属勘查为重要力量,地质灾害为补充力量,技术科研为支撑力量,维稳处突为预备力量。

     
    主办:临汾市国土资源局 技术支持:市国土资源信息中心
    Copyright© 2005-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备案序号:晋ICP备06004742号 设计制作:临汾市辰和科技有限公司(电话400-0357-001)
    建议使用IE8.0以上浏览器,分辨率1024*768